首頁 > 政務 > 人事信息 > 正文

通報!廣東一副縣長受賄獲刑十年半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曾擔心被查將房產轉移給嫂子

鐘守挺曾擔任廣東惠州惠東縣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因涉嫌受賄罪于2019年5月1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0日被逮捕。

南都記者獲悉,鐘守挺犯受賄罪一案,廣東省惠州中院已作出終審裁定,維持一審判決,鐘守挺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6個月,并處罰金60萬元;退繳的贓款3955287.5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向開發商提出“留一套房” 擔心被查轉移給嫂子   據悉,2003年10月至2019年2月,鐘守挺先后擔任惠州市惠城區區委辦副主任、惠城區橋東街道辦黨工委副書記、辦事處主任、黨工委書記、人大工委主任、惠城區水口街道黨工委任職書記、人大工委主任、惠東縣人民政府副縣長、常務副縣長、縣委常委。

  一審查明,鐘守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多次索要、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其中,2010年,鐘守挺擔任橋東街道辦黨工委書記期間,幫助惠州市時濤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推進東湖花園九號小區“三舊”改造工作。同年,鐘守挺擅自決定由橋東街道辦下屬企業惠州市東濤實業有限公司,向時濤公司購買1塊位于惠城區三棟鎮陶前村委會21682平方米的工業用地,購買價格人民幣1029.895萬元。  

之后時濤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光(另案處理)向鐘守挺提出希望承接該土地的廠房建設工程,并承諾給鐘守挺30萬元至50萬元的“喝茶費”。在鐘守挺安排下,該廠房的建設工程順利分包給時濤公司。  

2012年7月,鐘守挺以其侄子投資需要資金為由,向李某光索要200萬元,李某光答應會籌錢給鐘守挺。2013年3月22日,李某光安排公司財務人員共轉入200萬元到鐘守挺提供的銀行賬號,鐘守挺將該款用于個人開銷。  

此外,在鐘守挺擔任橋東街道辦事處主任期間,幫助惠州市天烽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完成該公司開發的村企合作項目清場工作。

2011年,鐘守挺向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羅某盟提出給他留1套商品房,羅某盟答應。2013年7月,鐘守挺以其親戚的名義與天烽公司簽訂購房合同,后未交購房款取得了一套價值115.52875萬元的商品房。  

2015年1月,鐘守挺因擔心被調查,便將上述房產給其嫂子,由其嫂子向天烽公司支付購房款100萬元。  

另查明,鐘守挺在被調查期間如實交代犯罪行為,主動交代惠州市監察委員會尚未掌握的其收受吳某波30萬元的犯罪事實;其家屬于2019年4月23日主動退繳犯罪所得395.52875萬元至惠州市監察委員會的專用賬戶上。  

法院認定有索賄情節 從重處罰獲刑10年6個月   一審時,惠州市惠陽區人民法院認為,鐘守挺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他人財物共人民幣395.52875萬元,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  

鐘守挺具有索賄情節,依法應從重處罰。鐘守挺歸案后主動交代監察機關尚未掌握的其收受吳某波賄賂30萬元的犯罪事實,當庭認罪;且其家屬主動退清全部贓款,其在被羈押期間,積極配合惠州市紀委和監察委錄制錄像,作為廉政教育的反面教材,具有悔罪表現,依法可以從輕處罰。  

為此,惠州市惠陽區人民法院于2020年9月30日作出判決,鐘守挺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6個月,并處罰金60萬元。  

鐘守挺上訴稱,其向天烽公司法定代表人羅某盟提出“留一套房”行為是民法上的要約邀請行為,并非“給一套房”的索要行為,當時他已經調任水口街道工作,沒有在橋東街道任何職務上的便利為天烽公司謀取任何利益,2007年清場行為是為了維護橋東街道轄區集體利益,并非利用職務的便利為天烽公司謀取利益。  

關于沒收犯罪所得金額問題,鐘守挺提到,他已向天烽公司支付100萬元購房款,該項犯罪所得金額應為15.52875萬元,又還50萬元港幣給鐘某奇,故本案犯罪所得金額為2555287.5元,而非原審判決沒收的3955287.5元。  

二審時,惠州中院認為,鐘守挺受賄數額特別巨大,具有多次索賄情節,應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刑罰,原審判決在法定量刑幅度內,結合坦白情節、全部退贓、認罪悔罪等法定、酌定情節,對其判處有期徒刑10年6個月,并處罰金60萬元,量刑適當。  

鐘守挺受賄四起事實,數額為3955287.5元,已全部退贓,應依法予以沒收,上繳國庫,原審判決處理得當。為此,惠州中院駁回鐘守挺上訴,維持原判。

標簽:人事信息,肇慶陽光網,受賄獲刑,副縣長

網友評論: